吉林在线,吉林新闻网,吉林信息网,吉林信息港,吉林门户网站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吉林历史 >

一块豆腐的历史、神话以及方术秘考

时间:2018-01-14 02:35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www.khukp.cn
◎小宽(诗人、美食评论家) 刘安与《神仙传》 淮南王刘安死于自尽,那是公元前122年,汉武帝刘彻以“阴结宾客,拊循百姓,为叛逆事”的罪名,判定刘安谋反。谋反之罪,向来是清除异己的最好罪名,可能是一句话,可能是一件事,可大可

◎小宽(诗人、美食评论家)

刘安与《神仙传》

淮南王刘安死于自尽,那是公元前122年,汉武帝刘彻以“阴结宾客,拊循百姓,为叛逆事”的罪名,判定刘安谋反。谋反之罪,向来是清除异己的最好罪名,可能是一句话,可能是一件事,可大可小。刘安之罪,的确是小事一桩,甚至是莫须有。刘安是汉武帝的叔叔,汉武帝年轻时曾经很崇拜这位叔叔,两个人有不少共同之处,都喜欢方术,研究长生不老之术,不同的地方也有很多,刘安讲究黄老之术,无为而治,汉武帝则推行“独尊儒术”。

在后世的传说之中,他没有死,而是成仙了。在葛洪的文字描述中,有一句话成为现代人的口头语:“余**器置在中庭,鸡犬舐啄之,尽得升天。故鸡鸣天云上,犬吠中也。”这句话是:一人得道,鸡犬升天。

神话不是真实的,但是有意味的,神话背后也有****心理学。在这个神话故事中传递的****心理学是:人们对淮南王谋反身亡之事的普遍同情,其实是另一种**议,于是在语言体系中,使淮南王不死。

刘安与豆腐的起源

即便淮南王刘安死了,也有两样东西使他不死:《淮南子》和豆腐。《淮南子》是一部书,里面天文地理养生玄学无所不包,算是西汉时期的一部百科全书,那时淮南王刘安喜欢广交天下异士,最多时有数千门客,这些各路英豪写下这部巨著。豆腐,后人更愿意把它的发明者安在刘安身上,人们确信豆腐是一种偶然的产物,是刘安在炼**长生不老的丹**时,黄豆汁水用来培育丹苗,偶然遇到石膏,于是有了豆腐。

这当然也是传说,我并不相信。中国人向来有托大的传统,各行各业的人都会找一个历史名人做自己行业的祖师爷。理发的祖师爷是吕洞宾,做笔的祖师爷是蒙恬,瓦匠的祖师爷是鲁班,做豆腐行业的人找淮南王刘安做祖师爷,从情理上我理解,从现实上,说不通。

关于豆腐的起源,种种说**,一般有两种说**,一种说**是起源于唐末宋初。在这之前的文字记载中,从来没有“豆腐”这个字眼,或者类似这种食物的具体描述,包括《淮南子》和《齐民要术》。在宋朝的时候,豆腐才普遍的成为人们日常生活中的食物,并且**样翻新,豆腐的确是食物中的孙悟空,可以上天入地,有七十二般变化。

另外一种说**就是起源自汉朝,李时珍在《本草纲目》中说:“豆腐之**,始于汉淮南王刘安。”也有出土文物证明,在东汉末年,民间**作豆腐已经有很成熟的工艺,在河南密县打虎亭村出土的汉画像石上,已清晰描绘了**作豆腐的泡豆、磨豆、过滤、点浆、整压等流程。我还特意找了那幅汉画像,好像是做豆腐,但是具体是做啥,我一眼也看不明白。

黄豆在那时称为菽,看现在的黄豆都是浑圆形状的,其实中国原产的黄豆是腰形的,扁长,前些日子我去陕北,在绥德农村见到的黄豆依然是这种形状。而陕北当地农村依然盛产糜与黍,这都是中国数千年来沿袭的食物。汉初没有什么吃豆子的好办**,豆子要煮,直到三国时期,曹植“七步成诗”,还在写“煮豆燃豆萁,豆在釜中泣”。煮熟了之后不怎么好吃,并且会胀气。所以豆子在很长一段时间内,并不是人们桌上的主要食品。

到了明清时期,有人觉得“豆腐”这个词不好听,于是称之为“菽乳”,然而这个词太过文雅了,与豆腐的平民化属**没有关联。

在中国历朝历代,政府最关注的都是农业,在汉朝已经有了《汜胜之书》等农学著作,指导人们耕种之道。同时,铁器的大量应用,人们的耕作方式有了很大的变化,单位产量增加不少。更令人赞叹的是,那时已经出现了温室栽培技术,使人们有机会吃到反季节食物。张骞出使西域,东西方文化的交流,给餐桌带来的最直观的好处是:食物种类开始增加,他们从西方带来种子,在当地种植,如今我们吃到的葡萄、石榴、核桃、芝麻、洋葱、香菜、黄瓜等等都是汉代时候引进中国。

一场汉朝的宴席

姑且算是在汉****始有豆腐吧。但是在淮南王刘安的家宴之中,必然不可能有豆腐的身影。我想模拟一桌汉代的宴席。

这场宴席不能凭空杜撰,我的依据是1972年湖南长沙出土的马王堆汉墓。在汉代上层贵族的食谱中,羹依然是最重要的主菜,羹从周代就已经是主菜,在那上千年的历史中,时间是缓慢的,人们的饮食习俗即便经历了朝代的更迭,也没有出现太多的变化。周朝的羹讲究“大羹不和”,没有什么味道,而在汉代,则是五**八门。马王堆的汉简里有不少食谱,其中有牛白羹,其实就是牛肉与谷物一顿蒸煮。

主菜除了羹,少不了种种肉。在先秦的时候,吃肉是个隆重的事,“诸侯无故不杀牛羊,士大夫无故不杀犬豕”,到了汉代,吃肉成了日常行为。吃肉最常见的做**是“炙”,其实就是烤肉,先把肉腌渍,入味,放在专用的****上炙烤。在淮南王刘安家的宴席上少不了的是牛肉,在《淮南子》里有介绍烤牛肉的文字:“今屠牛而烹其肉,或以为酸,或以为甘,煎熬燎炙,齐味万方。”在汉代,也有了烤全羊系列,谓之“貊炙”,貊是当时一个少数民族,貊炙就是把动物整个烤,大伙围坐,用小刀切割而食,跟现在的烤全羊一个套路。

我猜那顿家宴上还有“脍”,这个字原本是剁得很细的肉,后来就专门指生食的肉了。那时人们喜欢吃“鱼脍”,其实就是生鱼片,现在广州顺德鱼生还保持着当时的样子,鱼肉切得很细,分为每人一份,再加入各种调料,拌着吃。

我其实更想去的是西汉的民间街头。那时候的城市古朴,大街小巷都是各种小吃。我每次看《盐铁论·散不足》,读到这一段时就忍不住流点口水:“古者不粥饪,不市食。及其后,则有屠沽,沽酒市脯鱼盐而已。今熟食遍列,殽施成市,作业堕怠,食必趣时,杨豚韭卵,狗(月习)马朘,煎鱼切肝,羊淹鸡寒,挏马酪酒,蹇捕胃脯,胹羔豆赐,鷇膹鴈羹,臭鲍甘瓠,熟梁貊炙。”

方术之风至今未灭

提及刘安与饮食,其实我更想说的是方术。豆腐虽然不是刘安发明的,有一个却是事实:刘安是个方术家,他召集方士三千,集体炼丹,集体修仙,促成了许多科技成果。比如“精气神”,这****要素就是《淮南子》提出的。其中也讲养生,养生的最高目的是:“形若槁木,心若死灰,不学而知,不视而见,天泽焚而不能热。河汉涸而不能寒也。居而无容,处而无所,此精神之所以能登假于道也。”

《淮南子》把医学与玄学混在一起,事实上,几千年过去了,许多人对这两件事还是没有掰开。方术始于巫,中医也是源于巫,他们不可分割,古代著名的中医都是方士。中国古代的天文、历数、医**、化学是和方术交织在一起。

食物之中有阴阳,凡是食物都有热**和寒**之分,这也是现代人笃信的健康饮食原则。一提到大闸蟹,人们想到的总是“**寒”,需要搭配一些热**的姜醋,或者黄酒;一提羊肉,就会说“温补”,**热。“寒热温平”这四字真言几乎成了食物的灵魂分辨书。

所有这****,都是在汉朝时期才得以确立的,而确立者,正是这些方士。

栏目列表
推荐内容